笑言鸥

伞哥生日快乐!!!!爱你一万年!!!!!

苏沐秋1021生贺活动开启!

小心心点起来!!!!!

包包包子铺!:


感谢 @宇不清 太太提供图源。


他是荣耀史上的天才,千机伞和却邪的构思者和创作者。
从容自信、乐观开朗,面对挫折能笑着说“从头再来";不轻易服输、好胜心强,能为了PK胜负弄来一个小本,一笔一笔纪录战绩。
做为哥哥,他坚强尽责,为妹妹撑起一片天空;做为友人,他友善又义气,而做为一个人,他乐观而独立。他像一阵凉爽的风,吹开阴霾,为身边的人带来笑容。




神枪苏沐秋,生日快乐。




即日起,至10月17日16: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因开屏日期安排调整,苏沐秋的开屏日期定在10月18日。


10月18日记得点开我们,为他庆生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 (请打上#苏沐秋1021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 




开屏申请相关须知:戳我  

蛛网头:

梦中,苏沐秋是十八岁的模样,而苏沐橙也还是个小孩。

她吵着要哥哥背她走过一段并不长的路。

苏沐秋背上她,问:“叶修有没有好好照顾你啊?怎么都没变重?”

苏沐橙说:“嗯……他对我挺好的啦!”

苏沐秋突然有了坏主意,笑道:“他如果对你不好,我就去找他,吓他一跳!”

苏沐橙把头埋到哥哥肩窝里,说:“去吧!他不会害怕啊,因为他也很想你。”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修伞】《全职高手》番外3《巅峰荣耀》读后感

鹜离:

以前在修伞贴吧发的帖子,搬LOFTER来。


-------------------


没错。他,就是,个,读后感。


《巅峰荣耀》里面有两个短篇,后一个《那时花开》是写的双花,我们就讲前一个,叫《最初的朋友,一生的对手》


首先需要给大家泼冷水,明面上讲,最初的朋友是指的气冲云水吴雪峰,一生的对手是指的大漠孤烟韩文清,值得一提的是,虫爹之前在微信上放出的试阅番外是伞修橙相处的内容,让人不经意有一点被骗钱的感觉。


我就是怀着这样的心理开始阅读文字的。第一遍读时,也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感觉到修伞戏份非常地平淡。


什么叫平淡呢。就是,大漠孤烟从未出场时的名声铺垫到正式出场和叶修一战的高潮部分,无不目的性十足,存在感满满,就连吴雪峰出场的最后短短几个片段,也以紧凑的文字描绘了出了“英雄救英雄”的情节,甚至他对叶修,对苏沐秋的第一印象。而非常微妙的,苏沐秋其实是出场最多的,但是存在感反而浅薄,就像配合叶修的布景一样,没有他具体的情节,一切只是叶修的附带,就连他和叶修的对白,第一眼看过去也是一种平平淡淡,甚至感觉是发生在两个连死党都算不上的普通朋友之间。


就像很多言情或者耽美小说里的主受或女主角碰到男一,他身边也许有一个同样优秀的朋友,但是读者第一反应就是知道那个不是主角,不会特别注意他。


下面说一下第一次阅读的感想。
因为是速读,整篇下来,除了苏沐秋那种背景板一样的存在感和他无叶修一起做的事外,就是虫爹从细节上描绘出来的苏沐秋的穷困。


荣耀是苏沐秋拉着叶修去玩的。为什么,因为他从这个游戏的宣传,资料和游戏方式上看出,这个游戏大有可为,什么叫大有可为,就是能!赚!钱!


他跟叶修为什么要去网吧(即嘉世网吧),因为苏沐秋家里的两台电脑,只有一台勉强满足最低配置!也就是说,钱!不!够!
说到这个我不得不说叶修居然就这么住在苏沐秋家里蹭吃蹭喝蹭住蹭电脑!!


 伟大的伞哥! 


叶修问网吧的时候,伞哥连网吧都找好了,叶修就说他真是要有准备。伞哥特逗的说:“我都穷一星期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敏感但是我就是觉得伞哥说一星期,那可能就真的是一个星期入不敷出,吃饭要省了那种。 
苏沐秋,短暂的一生,截至于即将脱离贫困的那天,明明壮志未酬,前途无量。 


另外还有在游戏里的各种细节,叶修在竞技场闯出名号的时候,伞哥身上连件像样的装备都没有,因为他的装备都喂了编辑器,伞哥这么厉害的人,jjc的胜率只有百分之六十几,因为他忙着跑地图,写外挂,找bug,做一切能赚钱的事情。
跟伞哥比起来,一天到晚在jjc打架胜率百分之百的叶修就像个败家子。


后来他拉叶修一起下副本,也是因为身上实在没啥装备和材料(可以分解)了。


稍微补充一下这个番外里对伞哥性格的观感。


首先,伞哥不是妹控,或者说不是典型妹控。要说的话,他可能是桃矢那一类的。养你护着你,但是不是无条件宠溺那种。修伞橙三人去网吧,沐沐是去看热闹的,她要回去时伞哥已经忙着荣耀不理她,是叶修送她回去的。


其次,像前面说了,伞哥是个相对物质的人,他玩游戏不止是为了游戏,比如像很多同人里渲染的对游戏多热爱怎么样。苏沐秋是一个职业玩家,所以他玩游戏,首先想的是赚钱。


其三就是性格,绝对跟名字体现的云淡风轻有差别。


就从伞哥和叶修的性格变化开始说吧……伞哥其实有一点点话痨,而十年前的叶神,是个外表高冷内心闷骚的大神。


刚开始就是伞哥拉叶修去玩荣耀,一直blabla地说,而叶神因为听过很多遍了,一直非常高冷地回以“嗯”,直到伞哥说了电脑配置不行的事才回过头表情严肃的跟伞哥说话。
严!肃!


我都准备好迎接之后逗比的反转什么的了,但是没有。十年前的叶神毫无疑问地比十年后正直很多,而且颇有惯常小说里话少高玩的架势。 


不过又要说了,这并不全面,毕竟这里叶修跟伞哥讨论过很多次了所以这里话比较少。但是看到后面,修伞一起下副本,叶修战大漠孤烟,叶修初逢气冲云水,叶修都没说过几句话。虽然,从一些行动上还是能看出叶修猥琐的小潜质,但是比起十年后,真的算是正经好少年了。


而与之相反的是伞哥。
伞哥真的完全不是名字所体现的温柔系少年。他表现的非常活泼,有活力。说实话除了话要少点,他跟黄少天倒是有一点像,就是那种相处着就会让自己和别人高兴起来的人,逆境中也有活力的人,为了谋生辛苦赚钱的时候也完全不沮丧的人。


从伞哥跟叶修说去荣耀玩儿,叶修一连串恩那个情节应该能看出他和叶修相处大概属于经常性会被叶修搞炸毛的类型。


接下来说下副本的部分,伞哥一身破烂装是怎么把人找齐的呢。
打着jjc全胜一叶之秋的名号呀


叶修进队的时候洋洋得意地说我没说谎吧,叶修哭笑不得。 
副本怎么打呢?是我们熟悉的君莫笑不要牧师一波流打法。 
原来这个打法十年前就有。只不过现在他们有两个高手。引小怪的是用着远程的秋木苏而不是散人君莫笑,而那个指挥的人也不是叶修而是苏沐秋。 


不知道你们感觉怎么样,我第二遍读的时候,只觉得满满的即视感,好像看到了十年后孤身来到第十区的叶修,他操纵君莫笑带领其他没用过这种方法的玩家打怪,指挥时说得,也完全是差不多的话,甚至比苏沐秋还要多,还要繁琐。
而番外里,在正式开打后叶修只说了一句话,就是在秋木苏引小怪走的时候号召剩下的人打boss。


然而,从小说的时间线看,说苏沐秋像十年后的叶修是错误的,正确地说,是十年后的叶修,居然像融合了十年前的苏沐秋一样。


苏沐秋活在叶修的荣耀里,真的不是游戏角色的延续和对朋友的怀念那么简单。


我甚至可以脑补出苏沐秋假如还活着的叶修,他话不会像现在那么多,指挥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琐碎,猥琐也少外露,性格可能更沉着一点。
因为他身边有一个话比他多,能够担纲指挥,比较外向,性格跳脱的人需要他中和。
但是这个人不在了,最终中和的,变成了叶修自己。


另外是这之前的一个细节。秋木苏因为一身破烂,说自己是高手(这里好可爱)的时候没有得到其他队友的信任,就在他跳脚时,出来证明他是个高手的是叶修。
叶修轻描淡写及其自然地谎报了秋木苏地JJC成绩,把60%多报成了90%多。这是叶修全程对其他队友说地第一句话,剩下时候完全就是高冷状。
我感受到了叶修于细微处对秋木苏地宠溺,你呢?


看了番外之后坚定了我站修伞大于伞修,伞哥的性格设定是一大原因,同时还有和小说正文里一样,略微提到了伞哥纯技术方面其实没有叶修厉害。
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打架的时候,两人同时发现了一个bug,伞哥都忍不住要出手了,结果还是叶修快了一步。呼应了原著叶修抢boss比苏沐秋多的设定。
伞哥比叶修好的技能主要在赚钱和银武制造这些方面。
另一个就是伞哥和叶修的默契很高。番外最后,吴雪峰虽然要英雄救英雄,但真正救了叶修的是伞哥和叶修的配合无间,叶修闪到吴雪峰的气功罩子里只是谢了他的面子。
由此可见为什么伞哥明明戏份多,存在感却不突出了。
文中他所有的出手都是和叶修一起。一起去网吧,一起下副本,一起躲避追杀。
他没有自己个人的场合。
可能这是虫爹故意为之。他写的苏沐秋,其实是叶修记忆里的苏沐秋。既然是他记忆里,就不可能脱离他而存在。
苏沐秋就像是叶修的一部分。我不是看不到他,而是我在看番外的叶修的时候,以为自己只看到叶修一个人,其实是两个人。
重叠在一起的两个人,就下意识以为只看到了一个,因为叶修是主角,就产生了苏沐秋不突出的错觉。


结尾来说一说标题。
《最初的朋友,一生的对手》这个题目取的异常狡猾。
首先,最符合标题的是大漠孤烟。问题是,如果是写的大漠孤烟,前半句写的实在太少了。一见面两个人就开打,哪怕是扯到英雄相惜上,两个人能归类于朋友上的互动也少。
吴雪峰,大概只能符合朋友两个字上。最初不太好描述,我相信即使出国了,他和叶修的友谊依然在。
剩下只有苏沐秋了。
最初的朋友,只是最初,是因为后来他已经不在了。
一生的对手,还记得叶修的37是给谁留的竞争可能么?


虫爹在微信上放试阅番外的时候是这么说的【这篇相当长,出场有叶修,有苏沐秋,有苏沐橙,有一些龙套,还有大漠孤烟!另外还有一个,先不告诉你们】主角是谁很明显吧。



但是如果是写苏沐秋的话,这篇又有点离题。
也许只能说,最初的朋友,苏沐秋和吴雪峰。
一生的对手,苏沐秋和韩文清。

苏沐秋在观战时强烈地预感到了韩文清和叶修可能地在未来不停歇的对峙。
吴雪峰在辅助时敏感地发现了苏沐秋和叶修的合作无间,发现了苏沐秋的厉害之处。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十年后看都有一种宿命般的悲哀。苏沐秋的价值无可替代,他的位置最后却分成了两份,分别找到了其他可以坐上去的人。
简直像在为他的死亡做准备一样。
简直像处理后事时妥善安排了遗产和家人一样。
我不能说我猜测的都是对的,但是我觉得,虫爹这一篇番外,其实写到了除叶修之外的三个主要角色。那么标题也应该能体现他们三个人的特质。
对弈不缺敌手,对酌虽有挚友。
犹记年少轻狂,神枪仍笑春风。

17岁生日快乐呀❤

蛛网头:

苏沐秋和苏沐橙在福利院的时候,两人喜欢一起看书。
苏沐秋爱给妹妹读拼音版的唐诗三百首。
但苏沐橙还是比较喜欢王子和公主的童话绘本。

“沐橙,想当公主吗?”苏沐秋有一天问。
“嗯嗯,想呀。”苏沐橙一边翻书一边点头。
“要是当不了公主怎么办?”苏沐秋又问。他有些怕没办法给妹妹想要的生活。
“那当个打败怪兽的勇士也不错啊。”苏沐橙抬起头笑眯眯地说道。

《我这一炮下去你可能会死》


[苏沐秋]如有神佑

生日快乐呀沐秋

远山:

一个幸运A++的小苏和一个不留遗憾的美好未来,勇敢又坚强的心无论在哪个世界都绝不应该被辜负,希望你所有的愿望都得以成真。


1.


屏幕里的小神枪死了一次又一次,叶修喝着水从苏沐秋背后走过,瞟一眼屏幕,他捅捅苏沐秋的肩膀,跟他说他忘记账号卡下线了。


苏沐秋立马“靠”了一声,笔一扔,手速飞快地拔出秋木苏的账号卡,心疼地长吁短叹。


“爆出去什么了?你犯什么魔怔呢?”


“没爆什么,我枪还在呢,别的都是环保装,有什么好爆的……”他嘟囔着,继而怒道:“要不要这么记仇啊,不就昨天把他打惨了,至于今天在复活点揪着我杀么!”


“运气够好哈,被人仇杀了三四次银武都没爆出去。”


“人品就是这么好,服不服?”苏沐秋斜他一眼。


叶修笑笑,操纵着一叶之秋变换视野:“要不要兄弟帮你打他一顿报仇?”


“打一顿哪里够?”苏沐秋把笔捡回来,眼神一凶,“你别动他啊!放着我一会儿来,等我算完这个数据。”


“好吧。”叶修把一叶之秋的视野转了回来,“第二个问题,你最近在捣鼓什么?着魔了?”


“练级,洗点,造银武。”


“又搞了一个新小号?”


“那不,没有意外的话,这就是我以后参加比赛的号了。”苏沐秋看他一眼,神秘道。


叶修眼睛一亮:“职业联盟的事确定能成了?”


“八九不离十吧!万一成不了也没事,现在线下自发组织的比赛这么多。实在不行了还能当主播,主播能一直打到四十岁呢!”苏沐秋越说越激动,“电竞真是朝阳行业啊有没有!”


“嗯,有比赛打就行。”叶修表示要求很低。


过一会儿,苏沐秋算数据卡壳。他啃啃手指甲又揪两把头发,有点烦躁,需要和人聊聊天以转移注意力,于是他踢两脚叶修的凳子腿,让叶修帮他给他的新账号卡练会儿级。


“怎么不自己练?”


“我昨天练了十几张,再练就吐了。”苏沐秋理直气壮地把卡拍在叶修的电脑桌上。


“十几张卡就要吐,你还是不是一个合格的职业玩家了?”


“当然不是了,在下准职业选手好吗?”苏沐秋骄傲地指指自己。


这话叶修就没法接了。他本着友好互助精神接受了苏沐秋的委托,刷卡进号,从烟盒里掏一支烟出来斜斜咬在嘴角。等登陆读条完毕,屏幕上跳出的立绘把他吓一跳,简直hold不住,香烟差点从嘴里掉出来。


屏幕上的角色,属性完美技能齐备装备华丽,名字也好,哪里都不错。


除了是个女号。


 


2.


叶修愣住三秒。香烟从左边嘴角滑到右边,他反应过来,指着电脑问:“这是什么操作?”


“什么?”


“怎么是个女号?”


“就是个女号啊!”苏沐秋莫名其妙,老半天才悟明白叶修的纠结点,“哦,我准备玩人妖号,忘跟你说了。”


叶修:……


赶紧点根烟冷静一下。


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居然还觉得有点带感,叶修盯着沐雨橙风的脸左看右看,扯两下苏沐秋的胳膊,又问:“这按谁的脸捏的?你还是沐橙?”


“你猜?”苏沐秋欠揍地嘿嘿笑。


“不说拉倒。”叶修淡定道,退出属性面板就要开始做任务。


“你这个人啊……”苏沐秋摇摇头,那表情似乎在说叶修真无趣。他转着笔,感叹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其实是按我的脸捏的。”


叶修反应平静:“哦。”


“喂!”苏沐秋不满,“你就这个反应?”


叶修于是好好反应了一下:“想到未来联盟的第一人妖现在就坐在我身边,还真有点小激动呢。”


这棒读的,苏沐秋都想跟他拆伙了:“算了,不指望你说好听的,反正也是给小橙看的。”


“你确定她会喜欢看她哥玩人妖号?”叶修孜孜不倦泼冷水。


“怎么不会了?小橙喜欢好看的,我把沐雨橙风玩得好看不就得了。”


苏沐秋说得很轻松,仿佛把一个女枪炮师玩到顶尖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但是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他对枪系角色的天赋与生俱来,玩什么都玩得好,怎么玩都玩得好,更何况一直以来他其实都有好好地玩,把他挂机跑去写写算算的黑历史忽略不计的话。


但这句话叶修觉得没毛病,他也没再回答。半天等不到一个字,苏沐秋百无聊赖地又踢踢叶修的凳子腿:“你在干吗?”


“给你练级啊!”


“……哦。”


苏沐秋老老实实地继续去给沐雨橙风的银武手炮算数据了。


 


3.


把沐雨橙风拿去给苏沐橙看之前,苏沐秋先给吴雪峰秀了一波。


气冲水云在路上走得好好的,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一个美女枪炮师,还忽然砸一个能量球在他脚边,没头没脑蛮不讲理,把吴雪峰搞得满头雾水。


他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有节操好人一个,在荣耀里没仇家。起初他只当是人家妹子认错了人,往边上跳一步,看清枪炮师的ID,沐雨橙风,还没等他联想到他同事的妹妹,枪炮师已经十分彪悍地朝他冲了过来——她居然想和一个气功师近战!


奇思妙想的操作再加上暗示性满满的名字,吴雪峰已经把眼前这人的身份摸了个大概。看破不说破,他尽职尽责地和枪炮师战了几十个来回,一直到她往地上猛轰一炮,一个完美的转身后跃,枪炮师扛着重炮摆了个英姿飒爽的POSE。


“沐秋,做什么呢?”吴雪峰哭笑不得。


枪炮师在原处凝固了一秒钟,然后朝他走来。近了几步,吴雪峰听见两个人的声音,一个人语调高扬,惊讶地说他怎么知道我是谁!另一个人懒洋洋地搭话道“我以为你就差把我是苏沐秋几个字贴脸上了”。


苏沐秋,叶修。


气冲水云迎上去,好脾气地解释:“沐雨橙风,沐橙嘛,又是你喜欢的枪系,我就猜出来了。”


苏沐秋沉思片刻,“失策了!”他痛心道。


 


三个人的游戏角色围成圈,交头接耳地凑在一团开小会。


“这是你准备拿去打比赛的号?”吴雪峰问。


“吴哥你觉得怎么样?”苏沐秋问。


“是不是很违和?”叶修问。


吴雪峰装傻地呵呵笑。


 


又谈了会儿沐雨橙风,吴雪峰话锋一转,说到昨天他在叶修竞技场房间里看到了大漠孤烟在观众栏出现这回事。


“哦?!”这是苏沐秋。


“哦,”这是叶修,“他怎么不下来和我来一把?”


“你当时和别人在打,他看了几十秒就出去了。”


叶修啧一声:“走了干吗?”语气相当遗憾。荣耀开服一年多,他和大漠孤烟至今也只正面切过一场,实在不过瘾。


“怎么,你还想让大漠孤烟给你在观众席打call不成?”苏沐秋不正经道,说完自己都笑了起来。


剩下两个人不由脑补了一下一代拳皇硬汉满手荧光棒疯狂挥舞的模样,后背一凉,但也忍不住笑出声。


“小叶是为了知己知彼,以后要是真有职业联盟,大漠孤烟肯定是咱们最棘手的对手。”笑完了,吴雪峰替叶修分析。


“有可能把他拉来咱们队吗?”苏沐秋合理做梦。


“他来咱们队了联盟还有得玩吗?”叶修摸摸鼻子。


苏沐秋猖狂起来:“他不来也没得玩,我们仨在这,冠军还不是囊中之物。”


叶修表示赞同。


狂言壮语不是吴雪峰的优势项目,说得多不如做得多,于是他操纵着气冲水云开始鼓掌,小小的空间内顿时响起了一片经久不息的掌声,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周围太安静了,这便显得有点尴尬。


这一幕真的很傻,三个人在一起展望未来,白日做梦。但是这个梦离他们实在太近了,魂牵梦绕,日思夜想。最后他们一齐大笑起来,苏沐秋按着叶修的肩膀,笑得前仰后合,根本直不起腰,笑出的泪花都积攒在了眼眶里。


这是未来嘉世王朝的三位王牌最初的模样。


 


4.


苏沐橙蹦蹦跳跳地放学回来,一进家门就被哥哥拽到了电脑前欣赏他给她准备的惊喜,苏沐橙“哇”了一声,说这个女生好漂亮啊!


“好看吧,哥跟你说哈,她放这个技能的时候更漂亮,我玩给你看……”苏沐秋划着鼠标又跟妹妹叨叨了起来。


苏沐橙还没开始玩荣耀,荣耀对她而言暂时只是一个取名兼换装小游戏,取名和换装的机会还很有限,毕竟她对男生的衣服没有什么兴趣。


但是现在她哥哥却告诉她从今以后这个漂亮的女生的换装权就被苏沐橙承包了,她想给她穿什么苏沐秋就给她穿什么,甚至可以一连七天不重样,全凭她喜欢。


“当然,还是给她穿厉害一点的衣服哈,哥还要拿她出去赚钱养家呢!”苏沐秋补充道。


叶修背景板一样地听着。他尝试着把他和弟弟代入这段对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觉得他们兄弟之间要有这样的对话只能等下辈子。


 


苏沐橙用力抱了她亲哥一下,说完谢谢就开开心心地开始变装。玩了一会儿她才想起来正事,赶紧把键盘一推,拉住哥哥的袖子:“对了,我回家的时候遇到了陶哥,他让你给他打个电话,他有事找。”


“啥事啊?”


“他让你把身份证找出来,明天给他,他要拿去报名。”


苏沐秋和叶修同时停下了手里的活。


一个气泡在心中炸开,其中饱藏的激动情绪自心脏往外渗透进入每一滴血液,末梢的皮肤都微微发热。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克制,但是苏沐秋更关心的还是——


“叶修,你证怎么办?”


叶修显然也在思索这个问题,他撑着脸拧着眉,一贯淡定自持的脸上头一次露出了堪称苦恼的表情。


 


荣耀职业联盟今年九月开赛的消息不胫而走,陶轩有点门路,提前套到了具体的报名开始的日期,已经四处奔走着开始了前期准备。苏沐秋感觉还行,什么都不愁,就是愁他亲哥们儿叶修的身份证怎么办。


叶修借走苏沐秋的手机和他两年多没联络的弟弟搞完地下接头,一合计,发现他能不被发现地溜回家只能趁五月二号,家里人外出那一天,可今天已经是四月二十九。


去B市的车票是肯定没有了,“要不你从今天开始骑自行车回去,五月二号到家里有戏。”思来想去,苏沐秋严肃地说。


叶修脸上挂着一串点点点,坚决拒绝。


“唉……行吧,那只能这么办了!”


“你要干吗?”叶修预感不祥。


“看五一从H市去B市的旅行团还有没有空,有的话就把你塞进去。”苏沐秋边说边打开网页。


叶修就服他。


 


苏沐秋抢到了第二天一大早从H市直达B市七日游散客团的最后一个名额,他开心地“耶”一声,转而催着叶修去收拾行李。


回到电脑前看了几眼支付成功的页面,苏沐秋不由感慨他手气真是好得没话说。


叶修慢慢腾腾地叠衣服:“趁运气还在,快出去刮几张彩票,万一中了五百万呢?”


“那不行!”苏沐秋小气鬼地把手捏紧,像怕运气全部飞走了似的,“这种逆天好运当然要留给更重要的事,比如拿个冠军什么的。”


“要冠军看运气没用,看我才行。”叶修笑着说。


苏沐秋白眼都懒得翻给他。


 


一周之后叶修在从B市回H市的途中听说了苏沐秋被卡车撞倒却安然无恙的消息。一阵混乱起伏的心理活动之后,他想到了苏沐秋说过的他的好运气。


苏沐秋不经意间提起过,这些运气曾经帮助他幼年时从重病中恢复健康、离开孤儿院后让一切都好了起来。而这一次,它救了他的命。


 


5.


苏沐秋知道自己在做梦。


他在一片纯白的空间里,像被人关进了一个一尘不染的内壁刷白的巨大盒子。这片空间除了他没有任何活物,没有方向,没有时间。苏沐秋原地静坐片刻,又起身四下走动一番,再抬起头时,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庞大的、淡金色的球体。


他很好奇,于是伸出手碰了碰球体泛着光泽的轮廓。某种情绪就在那一瞬间攫住了他的心脏,他感受到了温暖、感受到了细腻的柔软,以至于有要落泪的冲动。一帧一帧的画面连缀着从他眼前飞速划过,对他而言都非常陌生,但是他确信自己在看见它们时感到了快乐与幸福。


醒来后他把头埋在枕头里回忆了很久,心脏柔软而发烫。他想他也许梦到了未来。


 


职业联赛开赛前夜,苏沐秋彻夜未眠。


乱七八糟的梦做了一整个晚上,最后他实在受不了,索性不睡了,闭着眼睛开始背诵沐雨橙风的各项数据指数,背完了又在脑内给最后一次的模拟比赛复盘。


第二天一早,他和叶修吴雪峰在嘉世食堂聚首,三张顶着熊猫眼的憔悴脸面面相觑,一秒的寂静后,笑声绽开。


“你俩都睡不着我就放心了,你们这种顶尖大神都这样,别的同行估计也没一个睡好觉的。”吴雪峰心态超好。


“有实力不需要睡好,照样碾压。”苏沐秋一摆手,自信十足。


叶修没说话,揉两把脸,发挥了一下队长的领导作用,催着他俩吃早饭去了。


 


在赛场的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队员们还讲段子调解气氛,开完队长玩笑了就开副队的。


“我给大家分享一个,”某主力成员举手,“微博上看到的,以下全部都是第一人称啊:昨晚梦见苏沐秋了,他说他可以帮我做一件事,我和苏沐秋说让他带我下一次本上电视吧。苏沐秋带了我一把,带得心态崩了。”


“这个‘我’不就是你本人吗哈哈哈哈!”另一主力队员果断拆台。


“滚你的!”


“哎哎!这哥们儿看不起我是不是,我带谁都稳得很好吧!”苏沐秋佯装不满地抗诉。


 


换好队服后离开场还有段时间,其他人出去晃了,苏沐秋独自在更衣室坐了一会儿。


他安静地坐着,微微弓腰,胳膊搭在腿上,两手手指相互交叉。他抬头四处张望,视线扫过一寸一寸的空间,这个地方,整片赛场,都给他一种异常奇妙的感觉。像上辈子的事似的,他似乎曾经来过,又似乎因为某种原因,从未到来,只留下了足以深刻入墙壁的执念。


他不由地发起了呆。


 


叶修去了趟洗手间,在走道里遇到了魏琛,打了几个来回的嘴炮,互相谦让亚军头衔。等他去到候场区时,发现苏沐秋竟然还没来,奇怪得很,他便朝更衣室走去。


苏沐秋还坐在原处神游,叶修带上门,倚着墙壁懒洋洋地喊他一声。


“别跟我说你怯场了啊。”叶修的声音在略显空旷的更衣室内听得非常清晰。


苏沐秋松开交叠的双手,换了个姿势,手掌撑着椅子,上身后倾,不怎么认真道:“哪有,我在激动呢。”


“我怎么听不出你很激动?”


苏沐秋不想继续这没营养的对话。他仰会儿头,又把目光投向了叶修,他问:“我们之前来过这里吗?”


“没。”叶修斩钉截铁。


苏沐秋皱了皱鼻子。


“不过这个地方,我梦里好像来过。”顿了顿,叶修才接着说,他的手指在墙壁上短暂地停留。


梦里来过的。


梦里。


梦沟通现在与未来,冥冥之中某种力量一直保护着他,为他隔绝一切狂风暴雨,一次又一次地让他化险为夷。而这全部种种,都是为了苏沐秋能够在今天顺利无虞地来到这片赛场。


 


是命中注定的,他感到了释然。


 


更衣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他听见了吴雪峰的声音,在催他和叶修准备上场。


 


从候场区的窄小过道前往赛场的路上,叶修半路就溜走了,吴雪峰和其他队员走在苏沐秋身后,苏沐秋在队伍的最前方。


过道没有开灯,通道尽头钻进来了赛场上刺目的明亮光线,还有外面沸腾的喧嚣的热情。


走向赛场前苏沐秋和其他成员一起排成一条直线,仿佛一道坚不可破的战线壁垒,不会被击垮,也永远不会倒下,即便是战到只剩下最后一人,最后一血。


一直到手机响了一声,叶修发消息说他已经到达单独隔间,可以开始了,苏沐秋才深呼吸一口气,带着队伍走了出去。


 


一步之外,苏沐秋看见了挥舞的嘉世队旗、高悬的口号,喧天的呐喊声直冲而上,激情与热爱交织在空气之中,点燃了空气,也把苏沐秋的血液一点一点烧得滚烫。他身体内最柔软又最坚强的某个地方在对他说话,他的心要求他勇往直前。


 


苏沐秋就这样踏上了他的战场,这一次没有遗憾。


END

关于《如果》预售问题的说明

和气生财:



很抱歉今晚《如果》的预售出了一点纰漏!


由于我们没有在“前三十赠送特典”方面做限购说明,出现了部分复数购买的情况(共出现3份订单总量15本),导致拿到特典的人数比预期要少上许多,因此我们决定作出补偿:


1、前30中多拍的部分照常发货


2、按拍付顺序顺延12位补偿一份特典,名单如下:


(三位数字是订单号后三位)





3、为了弥补失误进行补偿,我们将加印胶带,因此会有少量胶带在预售后进行通贩




除此之外,预售截止至9月15号,由于实体校对和排版等原因制作周期较长,发货时间大致会在十月下旬。


一次打样和胶带打样在发货前会放出来,具体发货日期会在lft再次通知。


等待较为漫长,非常不好意思T T